童軍徽 童軍歌 會旗 制服 諾言 規律 銘言 制度 進程標準 三項登記 English 
消息
全國童軍大露營
大事紀&活動
童軍簡介
童軍總會
世界組織
各級童軍會
總會各委員會
童軍月刊
文物供應中心
童軍營地
教育部
相關連結
下載區
與我們聯繫
回首頁
 

  
我們是中華民國童軍──談我國童軍名稱及相關問題~童軍筆記之十八 2009/11/05

趙守博

童軍運動是超越政治的,所以,童軍運動不介入政治,也不可用童軍運動或童軍組織的名義參與政治性和選舉性的活動。可是,儘管童軍運動不管政治、不理政治,但政治卻可以管到、干預到和干擾到童軍運動。例如,以前前蘇聯和東歐前共黨政權存在的時候,他們就不許童軍運動和童軍組織的推動與發展;因為,他們有他們自己由共黨完全操控,並且旨在灌輸馬列思想、灌輸無神論理念和培養共產主義接班人的青少年組織和活動,與世界童軍運動的精神和做法完全不相容。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幾乎所有號稱實行社會主義、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國家包括中共在內,還沒有童軍運動與組織的原因。此類政治可能干擾、影響童軍運動的現象,是我們從事童軍運動者所不能不了解和體認的現實。

我們臺灣和中國大陸自從民國38年(1949)之後,由於臺灣海峽兩岸的分治、各自有自己的政府、各自有不同政治實體和制度的緣故,在國際上就一直有所爭執、對立。從1949年到1971年,由於我們中華民國還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並且還擁有聯合國安理會的席次,所以,雖然我們政府只能有效控制和治理臺、澎、金、馬等地區,我們在國際上一直就主張我們代表全中國,因而任何國際組織或活動,我們堅持使用中國或中華民國的名稱,即使有人在中國或中華民國之後,只是加上(臺灣),我們也一定會抗議、會反對。然而,自從中共於1971年進入聯合國並取代我們中華民國之後,時移勢轉,國際上一提到中國,就意指中共,幾乎沒有人會把臺灣或中華民國當成中國了。

 而我們中華民國,一方面迫於國際現實,一方面為了與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所區別,在國際上也逐漸有多種方式來表述了。在國際奧會上我們稱為「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在亞太地區經濟合作會議(APEC)上,我們也是如此稱呼;在世貿組織(WTO)中,我們稱為「臺灣、澎湖、金門暨馬祖特別關稅領域」(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也簡稱「中華臺北」。我們的駐外單位,也大多用臺北來代替,例如,我們的駐美代表處,就稱為「駐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he U. S.),駐英國代表處,也稱為「駐英國臺北代表處」(Taipei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he U.K.)。近年來,由於中國大陸的崛起,國際上的所謂中國,大家都會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會指中國大陸。

因為上述現象的出現,加上臺灣過去十多年來國內政治情勢的演變,以及臺灣主體意識的強化、深化,就連在臺灣也有愈來愈多的人,把中國當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把中國人當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並且也直接在國際場合以臺灣和臺灣人來稱呼我們這塊土地以及我們自己的人民。最近馬英九總統於七月初訪問中美洲,為了讓國際上知道他來自何方,他在許多場合就自稱是來自臺灣的總統,而沒有說是中華民國的總統。

我們的童軍,從創立之日起就叫「中國童子軍」,我們的童軍歌,也叫「中國童子軍歌」。過去在大陸(即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以及一直到民國八十年代初期,都沒有人會在這個名稱上做文章。然而,隨著中共在國際上的發展和壯大,以及我們臺灣國內政治情勢的改變,有不少人就開始對我們的稱呼挑毛病了。例如在有些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政府,就曾有相關主管人員於童軍會去申請補助時講過:「你們叫中國童子軍,那麼你們應該到中國(意指中共)去申請,為什麼找我們呢?」因此,原來各縣市童軍會都叫「XX縣(市)中國童子軍會」,從民國八十年代後期就逐漸改為「XX縣(市) 童子軍會」了,把中國童子軍的帽子拿掉了,以避免困擾。2000年政黨輪替後,在「中國童子軍」此一名稱做文章的人愈來愈多,官方也一再表示希望能將此一名字改一改。所以,在楊朝祥伙伴擔任總會理事長時期,就曾就此一問題研討過,也組成專案小組研究過,但沒有得到確切的結論,也沒有採取任何具體的行動。

 2007年6月,我接任總會理事長之後,有許多人向我反映應該好好正視這個總會的名稱問題。當年7月,我率團赴英參加童軍運動成立百週年的世界大露營,我們穿的制服,臂章上註明英文Scouts of China,但用一個特別大的Taiwan來突顯,因而大家都知道我們來自臺灣,沒有人會誤以為我們來自中國大陸,我們564位童軍在大露營期間的出色表現,也為我們臺灣做了一次很成功的國民外交。

至於在國內,對有關如何稱呼我們的問題,不斷地出現各種聲音。有一位南部地區的縣長就很好意地建議:「現在童軍的誓詞說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有人馬上就會連想是要做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實在不必引發這種爭議和誤會嘛!」;也有人說我們國家叫中華民國,那麼就比照奧會模式,稱為中華童子軍好了。今年二月間,我們在屏東辦理第一屆全國原住民童軍大露營時,發生了一段叫人難忘的插曲。有一天我和幾位省縣市童軍會的負責人,參加一項戶外的觀摩活動,到一個熱帶農業園區參觀。一位在園區服務的工人竟然和臺灣省童軍會賴照雄總幹事爭吵起來。原來他看到賴總幹事制服胸章上的「中國童子軍」的字樣,很不為然,並說你是「中國」的童子軍,來我們臺灣幹什麼。賴總幹事很有耐心地解釋說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簡稱,而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料這位工人還是不接受,並且氣勢汹汹地說「中國是中國!臺灣是臺灣!」。顯然,他是受了很強烈的臺灣本土意識的感染;而事實上,有他這種想法和態度的人還真不少。但也說明,我們實在沒有必要讓童軍運動再於這個名稱的問題上繼續去糾葛了。

那麼怎麼改呢?有不少人建議跟著我們的國名改最沒有爭議。甫行辭職的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先生,對童軍運動 一直很支持,他在東吳大學校長任內,就親自參與包括全國羅浮童軍群長會議在內的許多童軍活動,就在去(2008)年他接任行政院院長之前,有一次與我邂逅談起此一問題時,就有類似意見。而馬英九總統於去年11月27日在總統府接受我國童軍總會會長聘書時,也對我表達同樣的看法。我個人也一直傾向於做這樣方式的改變。

對於此一名稱問題,我們全國童軍總會於97年(2008)6月1日舉行的第22屆第2次會員代表大會上曾決議應成立小組繼續研究。今年2月26日依據此一決議所成立的專案小組舉行會議。專案小組的成員包括總會常務理事高銘輝、省童軍會理事長陳英豪、高雄市童軍會理事長鄭進丁、總會常務理事李錫津(嘉義市副市長)及陳炯松(總統府國策顧問)、總會監事主席吳清基(也是北市童軍會理事長)、總會國際委員黃博正和總會理事汪大永(亦為總會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委)等伙伴,並由我以理事長身分召集。2月26日的會議,除汪大永伙伴指派代表參加外,上述所有小組成員全部出席,外交部NGO委員會周志堅組長及教育部代表也應邀列席。經過大家充分交換意見後,全體出席人員無異議地一致通過下列決議:

1.Scouts of China之英文名稱,目前因中國大陸並沒有童軍組織,也沒有加入世界童軍運動和組織的打算。我國童軍總會在世界童軍運動組織所註冊的此一名稱及會員權益並沒有受到影響,應仍然保留原有名稱。

2.未來參與國際活動時,我國參加之童軍代表為不被國際人士誤會來自中國大陸,佩戴之肩章,建議仿照2007年參加英國世界童軍大露營我國代表團之肩章格式,即除標明中英文我國童軍會名稱外,並加上「TAIWAN」之放大字樣,以資識別。

3.至國內使用之「中國童子軍」名稱,則改為「中華民國童軍」,諾言及童軍歌亦應做適當對應之改變,並建議修改如下:諾言原「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改為「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國民」;童軍歌歌詞「中國童子軍、童子軍、童子軍」改為「中華童軍、童軍、童軍」。

今年六月七日舉行的我國童軍總會舉行第22屆第3次會員代表大會,通過接受前述專案小組的決議。從此「中國童子軍總會」改名為「中華民國童軍總會」,凡我國童軍運動之文件、名稱、制服、歌曲等涉及「中國童子軍」者,均改為「中華民國童軍」。至於「童子軍」改為「童軍」,是總會會員大會於民國九十二年第二十屆第三次會議就通過的改變。因為參加童軍運動者,並不限於「童子」,像國中生、高中生、大專生和社會青年等也都是童軍運動的重要成員和吸收對象。稱「童子」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誤解。

我們國家的名稱是中華民國,我們的人民都是中華民國的國民,任何在臺、澎、金、馬地區的人,都應依據憲法、依據法律,對中華民國保持忠誠。我們將「中國童子軍」改為「中華民國童軍」,不但明確表示我們是屬於中華民國的童軍運動,也跳脫了因臺灣海峽兩岸的對峙而在臺灣所衍生出來的一切政治糾葛,使童軍運動為全體中華民國人民所接受,也使中華民國童軍運動屬於所有忠於中華民國、認同中華民國的人。因為童軍運動也強調愛國家,我們名稱所做的修正,表明我們中華民國童軍運動所愛的國家,就是中華民國。 (98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