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軍徽 童軍歌 會旗 制服 諾言 規律 銘言 制度 進程標準 三項登記 
消息
全國童軍大露營
大事紀&活動
童軍簡介
童軍總會
世界組織
各級童軍會
總會各委員會
童軍月刊
文物供應中心
各縣市營地
教育部
相關連結
下載區
與我們聯繫
回首頁
 

  
童軍運動的價值與「童子軍治國」的真諦!─專訪王金平院長 2010/08/06

林以君

兒時快樂與充實的回憶歷歷在目

「一日童軍、一世童軍」,立法院長王金平從台南一中初中部就是童子軍,四月十日這天下午,他呵、呵笑著,看到泛黃的童軍老照片,不禁沈醉其中,許久不語之間,嘴角一直掛著笑意。

在這個微妙釀蘊的氣氛下,他一字不差清唱了原版的「中國童子軍歌」,讓我們隨著他回到約莫五十年前,那次與李長壽老師一同出遊、台南公園的快樂時光。

「中國童子軍 童子軍 童子軍

我們 我們 我們是三民主義的少年兵

年紀雖小志氣真 獻此身 獻此心 獻此力 為人群

忠孝 仁愛 信義 和平 充實我們行動的精神

大家團結向前進 前進 前進

青天高 白日明」

如果有什麼不一樣,應該只有這句「三民主義的少年兵」,這是當年的歌詞內容,現在改成了「中華民族的新生命」。(編者註,中國童子軍名稱,即將在近日會員代表大會中,修訂為中華民國童子軍)

院長說:「當時,初中時代,每位同學都是童子軍,我們都要打領帶;日行一善的概念,是牢記在我們心中。」

「童子軍歌的旋律,依稀都記得」,王金平院長當場唱了原版的中國童子軍歌。從這首歌開始,展開一次「童軍時光旅行」式的訪談。

訪談中,他特別提及人不能獨居於社會,唯有將「服務」、「利他」、「貫徹一致」的觀念化為具體的行動,才能讓社會更美好。他以五院院長之一、立法院長的現職為例,「應該運用這個國家、人民賦予崇榮的地位,也是一個社會公器的職位,為國家、為群眾多做利他、服務的事」,想到什麼、該做什麼,就馬上去做。

「而且要有是非論斷」,他強調,「是」的該去做,「非」的要避免。王金平說,擔任民意代表,「既在紅塵浪裡,又在孤峰頂上」,院長也是委員之一,各形各類人、事、物的服務案件,要精準拿捏、取捨,否則就在紅塵浪裡被捲走。

在時間、精力許可範圍內,對一般社會團體、弱勢團體、個人,「不能自私,都要去關懷別人」。他說,小時候看布袋戲、歌仔戲,內容都有「見義勇為」、「維護正義」的內容,這些「忠孝節義」的信條,如同童軍的規律與銘言一般,讓他在各種活動中也願意盡力去實踐這些「深植在我心」的理念,一直到擔任全國最高民意機構的立法院院長。

王金平院長除了從小體認童子軍諾言、規律,更將這些觀念透過行動實踐,讓他服務國家、社會、人群的行為中,處處見得到「童軍精神」。他謙稱自己仍需再學習,求精進,但在以下本刊與王金平院長的精彩訪談內容中,全國童軍與王金平院長學習之處甚多。以下是訪談內容---

智仁勇的深遠意境

院長從事教育工作到傑出的政治從政歷程,歷經我國最重要的政治變遷時期,這當中院長一定有許多與童子軍信條「智、仁、勇」相關的生活經驗,請院長各舉一事例?

答:在金平成長的階段,政府正全力推展童子軍運動,那時候所有的初中生都是童子軍,雖然並不是很專精,但對於童軍的領域還是有基本的涉獵。後來大學就讀師大,當時師大還有童子軍教育專修科,對於童軍運動也持續有接觸。近年金平因為擔任國慶大會籌委會的主席,每年國慶大典更是要請很多童軍夥伴協助維持現場秩序及擔任引導、接待的工作,對於童軍服務的熱忱,有深刻的體會。

金平深感童軍運動對於青少年人格的養成、社會風氣的改變,甚至大到促進世界的和平,都有很正面的助益,所以每次只要童軍有需要,有我能出得上力的地方,我都很願意幫忙。像前年世界童軍運動一百週年,世界大露營回到童軍運動的發源地英國盛大舉辦,但我們的代表團經費卻有些拮据,金平就幫忙向教育部爭取,後來代表團出發前,總會就邀請我去授旗。

每次穿上童軍制服、參加童軍的活動,都讓我感覺好像年輕二十歲一樣,重回到年輕時的心境。去年(2008年)十一月,趙守博理事長希望我能為童軍運動多付出一些心力,邀請我擔任總會的指導委員,我也就義不容辭。

「智、仁、勇」三達德,應該是出自《論語‧子罕》「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在《論語‧憲問》中孔子則說:「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連至聖先師都說他做不到,我們當然更達不到那樣的境界,只能說努力朝那樣的目標去做。

金平長期在立法院,擔任立法院長已經有十年的時間,從我粗淺的解讀,「仁」最基本的就是要沒有私心,凡是想到民眾的付託,以社會、國家的利益為念,然後以和善的態度行之於外,自然就沒有什麼好煩惱的;「智」則是要能夠看清真理、不為表象所迷惑,還要規劃出切實可行的方法去達成,現在社會充斥著各種假新聞、口水新聞以及各種情緒性的發言,如果有足夠的智慧,就不會被這些表象所迷惑;「勇」則是要有決斷,還要有恆心、毅力去面對可能遇到的困難,也就是童軍規律中的「義所當為,毅然為之,不為利誘,不為威屈,成敗在所不計」。

立法院是依照憲法代表人民行使職權、監督政府的機關,審查每一個法案、預算,都關係到人民的權利義務。無論處理大小案件,我都儘量秉持著這樣的原則,以求無負國家人民所託;雖然達不到「智、仁、勇」的境地,但只要最後看到自己的努力,的確對人民、國家有幫助,心裡就非常的愉快,日子也就很充實。

義務觀、榮譽感來至青少年的「鍛鍊」

院長平日協助國內諸多重要的政治團體與人民團體不遺餘力,深獲社會各界極力肯定,近年來對童軍總會的諸多協助就是一個明顯例子,請院長從社會角度來看童子軍的活動與價值,諸如青少年的野外訓練、社會服務及其「義務精神」、「榮譽制度」等等的評論?

答:我小時候台灣還是農業社會,從小就要下田從事農務,田裡的事情,我樣樣都會做,國小三年級就可以肩挑九十斤重的青菜從田裡回家,小時候的鍛鍊,奠定我身體健康的基礎,至今都很少生病、感冒。我們從事農務時都是「面對土地,背朝天」,讓我們體會到感謝大地賜予我們食物,也學習對上天謙卑,這些與大自然互動及勞務中習得的事情,可以說影響我一輩子。

童軍運動也是相同的道理。透過野外活動,學習分工合作、體驗人與大自然的關係;透過行善、服務,讓童軍從實踐中瞭解,真正應該重視的價值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透過榮譽制度,形塑健全的人格,不是透過書本或教條的傳授,而是透過身體力行,潛移默化,影響才更為深遠,才能成為青少年一輩子的資產。

或許因為童軍「日行一善」、「服務」的印象深植人心,反而讓外界忽略了童軍很多其他的價值,直覺的把他歸類為「服務性社團」,和康輔社、救國團之類的社團等量齊觀。但我們也看到,童軍有一般社團所沒有諾言、規律、銘言,還有考核、宣誓等儀式,所以也有一些人認為,童軍似乎比較接近「宗教性」社團。

童軍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是童軍界討論已久的問題,但因為童軍的內涵太過豐富,大概很少人能用簡單的三言兩語說得清楚。根據我從很多童軍朋友身上看到的,「童軍是一種態度」的詮釋似乎得到比較多的認同,所有的服務、榮譽制度、野外訓練,最後都內化成為他們處事的態度、面對生活的態度。我們常說「態度決定高度」,童軍可以說是什麼都要學,但也因此很難樣樣專精,到野外沒有登山社厲害、團康不如專門做康輔的社團、行善也很難比慈濟之類做得多,但因為童軍訓練成就了背後的態度、高度,讓童軍與眾不同,所以才能夠歷久不衰;經過一百年的考驗,童軍所揭櫫、提倡的價值,並沒有因為時間的考驗而褪色,反而更加歷久彌新。

「童子軍治國」的曲解與正解

八年前,政黨輪替時,有人說新政府上任是「童子軍治國」,當時似乎「童子軍」成了「涉世未深」、「有勇無謀」等負向的代名詞,當時、現在你怎麼看這樣的說法?

答:台灣的童軍運動,相當程度依附在國中的課程中,一般人對於童軍都有一些瞭解,卻也往往因此一知半解或是不求甚解。多數人知道童軍「日行一善」,從事的活動很陽光、很自然,對童軍的印象大多是正面的;但也因為不瞭解童軍運動的內涵,只看到大多是年輕人參與、穿短褲、玩團康、帶幼童軍這些表象,就驟下定論,才會引喻失義的把童子軍和辦家家酒劃上等號。

從最粗淺的角度來看,童軍徽上有「智、仁、勇」,童軍銘言是「準備、日行一善、人生以服務為目的」,還有三條諾言、十二條規律,如果真的能以「誠實、忠孝、助人、仁愛、禮節、公平、負責、快樂、勤儉、勇敢、整潔、公德」這些價值來治國,我想應該是一個很美滿的境界才對,對領導人來講也應該是一種恭維。

政府應該重新認識童軍運動的定位與價值

「童軍」是非政治性的組織、也是非政府的組織,對於這種特性,童軍運動如何在當今世界村的環境中發揮更高的邊際效益?

答:童軍運動發展到今天,已經遍及一百五十幾個國家、共有兩千八百多萬人參與,是非常重要的NGO。中國大陸因為缺乏宗教自由及政治可能介入童軍運動的陰影揮之不去,至今仍然無法獲得國際童軍總會的承認;即便中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很大,台灣仍然是兩岸在世界童軍總會唯一合法的代表。

由於社會的變遷、生活形態改變、課餘活動的選擇性增加,童軍運動的發展明顯有衰退的情況。加上前幾年因為意識型態等因素,中央政府和部分縣市有意無意的忽視童軍運動發展,補助的經費逐年遞減,台灣參與童軍的人數從八、九年前的七、八萬人,銳減到現在的四、五萬人,情況嚴峻,需要有大力量才能夠止跌回升。

我們常常聽到國內、外媒體說,現在的年輕人是「草莓族」,嬌貴、抗壓力差,童軍運動正好可以解決類似的問題。玩童軍的孩子不會變壞,而且不會一遇到事情就手足無措、灰心喪志、隨波逐流。無論從青少年人格養成、社會教育、服務精神的擴散、台灣國際空間的拓展各個角度來看,政府在政策、預算上都應該給童軍運動更多的支持和關注,讓童軍運動能有更好的發展。

最近我們看到,因為棒球輸了、一些運動選手出走,政府開始祭出各種獎勵措施,希望亡羊補牢、奮發圖強。我們也看到,日本為了爭取2015年世界大露營的主辦權,也是動員了所有可以動員的力量,官員、議員全部出動,爭取到四年一次的世界大露營主辦權。

童軍是一種世界性的活動、普世接受的價值,認同童軍運動的國家,遠遠超過有棒球、籃球以及其他很多運動的國家。長期以來,我們在世界童軍總會的地位其實非常穩固,很多童軍的前輩,都曾在世界童軍總會擔任過重要職務,我們考選部長楊朝祥至今還是亞太區童軍理事會的委員,政府應該重新認識童軍運動、重新思考童軍運動的定位,打破那種只是小孩子玩的遊戲之類的刻板印象,好好善用我們既有的優勢。

發展童軍國會議員連線

幾年前,立法院有一些曾經參與童軍的立委同仁,組成了類似童軍國會議員連線的組織,後來因為換屆,就沒有繼續運作了,非常可惜。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立法院能夠再次組成這樣的組織,在我們從事國會外交的過程中,如果兩國議員是以左手相握、行三指禮,不用任何言語或肢體語言,就立刻能瞭解大家有相同的背景、信仰共同的價值,能夠真誠的交往,甚至產生「我們是同一邊的」這樣的心理。如果能夠透過這種模式往來,不僅有助我們拓展國際空間,而且會比其他的模式更可長可久。最起碼當大家都是以「童軍夥伴」的身份交往時,總不好把諾言、規律全部拋在腦後,然後爾虞我詐吧!